分类 华宇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 城市发展与乡村振兴从来不是对立面 | 新京报专栏

我国现有城市化水平可能被低估。按照国际上替代城市概念的“人口稠密区”概念,我国不仅绝大部分建制镇是属于城市范畴,就连一些村庄也属于城市范畴。

▲上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党国英

自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以来,有关该战略的工作也在逐步开展。今年2月4日,中央公布了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在上周刚刚过去的两会上,“乡村振兴”也成了高频词。

其实,乡村振兴成败主要面临两个彼此关联的问题,一是未来城乡人口布局变化趋势,二是土地制度改革的力度。有关这两方面的判断与决策,均与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空间大小有关。市场作用空间足够大,乡村便可振兴;市场作用机制不畅,乡村振兴无从谈起。

从新近“两会”出现的信息看,中央领导核心对城乡未来人口布局变化趋势已经有明晰的判断。在今年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团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讲到了他对未来城乡人口布局的一个具体看法。他说,未来我国乡村还会有三、四亿人口,这个情况被他看做振兴乡村的重要依据。

在目前的政策讨论中,有一种意见把城市化与乡村振兴对立起来,担忧进一步推进城市化会妨碍乡村振兴。这一看法与总书记的判断有出入,而且,我也并不认同这一看法。鉴于数据不充分,下文的讨论在数据上可能不精准,但在基本趋势的判断应该不会有大的出入。

城市化不是多大的难题

采用较易接受的说法,我国人口高峰期的总量约15亿或略少,如果这个时候乡村人口有3亿,意味着城市化率约为80%,这已经是发达国家的城乡人口布局特征。

进一步估计,我国今后一个时期城市化率提高速度会减慢,每年平均提高约1%,那么,在2038前后,我国城市化率会达到80%。按这个判断,我国在20年内,约有3亿人需要进入城市,平均每年约1500万。这意味着城市人口总量还会显著增加。

实现上述目标看起来任务艰巨,其实不然。我国现有城市化水平可能被低估。

按照国际上替代城市概念的“人口稠密区”概念,我国不仅绝大部分建制镇是属于城市范畴,就连一些村庄也属于城市范畴。我国设有中心小学的村庄,估计近半数符合“人口稠密区”的标准,考虑到未来可能发生的调整,今后保守估计还有近万个村庄不会是真正的农区村庄,即那里的人口基本不是农场家庭。

现实中,我国农村大量的所谓农民,已经不是真正的农民,我把他们称为不真正下地的“地畔农民”。我国真正以农业为主业的人口,现在应该在4亿左右,而实际的城市化率估计已经达到65%以上。这意味着,今后每年需要进城的实际人口应该显著小于前述1500万人,待“城市化”的人口也不是3亿,而是不到2.3亿。

如果我国对城乡区划制度作出适当改革,降低城市门槛,城市人口总量就会显著增加。通过改革,大量乡村居民点应该“实至名归”,一批村庄,特别是建制镇所在地的居民点,应该被划为“县辖市”。将“市管县”制度撤销,再将农业比重较大的县做大幅度的合并,例如陕西秦岭以南的25个县区,可以合并至七八个,全国合并到800个以下,就可以全面推行“省直管县”,并在每个县里发展几个“县辖市”。

全国各类城市发展到3500个左右,这样也不需要将每一个建制镇当做“城市”,就是踏踏实实的农村镇,全国这种镇可以有三至五万座。现在讲的农村“三产融合”、乡村旅游、农业服务,都在这样的镇上。习总书记在上述讲话中还提到的“逆城市化”人口,也适合在镇上,没有必要、也不可能三两户分散在田野居住。

有人担心中国土地资源缺乏,不能搞城市化。其实,我国是建设用地利用效率低,而非缺乏土地。中国城市建设用地利用效率如果达到深圳的水平,GDP再增加3倍,也不用增加建设用地。如果真是缺乏土地,则更需要搞城市化。

推进城市化十分必要

农业进一步现代化以后,20%的乡村人口中,真正的农业专业人口会在1亿左右,占未来15亿人口的6%左右。其他约2亿在乡村居住的人口,多是与农业有一定关联的人口,尽管他们不是真正的农民。

之所以判断专业农业人口在1亿左右,是因为在这个规模上,估计农户家庭收入水平会与城市居民比较接近,人口转移会进入一个相对缓慢的时期。

农业人口大幅度减少也是国民经济整体健康发展的必要。按国际经验,农业人口比下降到5%左右时,国民吃饭开支的比重(恩格尔系数)可能会下降到20%以下,意味着国民福利水平的极大提高。食物质量提高,价格相对降低,国民的创新活力会显著提高。此外,农产品成本的降低,会增强我国农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减轻农业强国向我国输出农产品的压力。

国际学术界还有一个发现,在距离一座城市半小时车程范围里,农业水平要高于其他区域。我国农业发展状况,也证明了这一点。

我国长三角、珠三角都市区周边一带的农业水平相对较高。这是因为距离城市较近的区域,农户易分享城市文明和先进技术,也容易吸引年轻人从事农业经济。按这个规律,如果我国城市数量能扩大到前述那样的规模,并且能在农区能适当均匀分布,对农业现代化大有裨益。

这方面我们要学习荷兰。荷兰的平均国土面积的人口密度比我国“胡焕庸线”以东区域还高,但荷兰农业普遍实行家庭农场制度,城市化率高达90%。荷兰学者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全荷兰就是一个城市,这是因为荷兰的小城市分布相当均匀,任何一个家庭农场经营者都能十分方便地分享城市公共服务,尽管他们在自己的居住点没有城市设施。

有些朋友因担心农村人才走失而不赞成城市化。我自己的调查就否定了这种看法。村庄人口大量出走的情形主要发生在农业效率很低的地方。农业效率高的东部地区完全不同,不仅土地绝无撂荒,且真正下农田的专业化农民基本是中青年,甚至是大学生。

现有农村穷人更需要城市化

推进城市化,吸引农业转移人口逐步进城,城市自己首先要美好。我国过往城市发展的一个优点,是相对富裕的居民与相对贫穷的居民,不像有的国家那样,在居住区上高度分离。这个优点要继续坚守,并进一步优化。我们的缺点是,居民区建设用地的比例太低,房地产行业政策机制不合理。这导致房价居高不下,连城市中产居民也只能住多层住宅,独栋房屋只有极少数富豪才能享有。这样的城市缺乏魅力,不利于居民健康。高房价还提高农业转移人口进入门槛,限制城市化推进。

未来,小农因分化而部分进入城市,其余逐步转变为专业化程度高的农村中产阶层。那些难以进入社会就业分工系统的农村人口,例如各类残障人口,也应该进入城市。这部分人不适合居住在农村,应该进入城市获得更有效、更人道的帮助。

现代政府的穷人住房计划(通常是楼房)和营养计划在城市更容易实行,财务成本更低。农村人口布局出现大变化以后,这部分人口若与专业农户分散居住在小型居民点,他们就等于完全与世隔绝,大概除了有口饭吃之外,无法享受到任何其他公共服务。如果有政府适当引导,农村穷人会逐渐转移到城市,使农村居民的中产化更容易实现。按这样一种趋势,我国农村脱贫工作会转型为城市居民脱贫工作。

农村不美,中国不会美。反过来说,城市不美,农村不会美,中国也不会美。城市发展与乡村振兴不是对立的,二者可以相得益彰。

关于城乡人口布局变化趋势的判断明朗以后,我们还需要深化土地制度改革,使我国真正走上一条城市充满活力、乡村生机盎然的发展道路。

□党国英(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重庆11月10日电 (记者 钟旖)“政府在做引才引智工作时,要抓好政策,加强顶层设计,重视柔性引进。”10日,在此间召开的2018重庆国际人才创新创业洽谈会(简称国创会)上,79岁的激光与非线性光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姚建铨在参加“院士重庆行暨院士专家工作站建设推进会”时如是说。

  以“创新创业、人才引领”为主题的国创会吸引了来自海内外的1236名高层次人才汇聚重庆参会,包括海内外院士50名。

  当前,重庆正大力实施科教兴市和人才强市行动计划,营造“近悦远来”的人才生态。其中,院士专家工作站的设立不断推进着城市人才引进、成果转化和技术创新。

  院士专家工作站是我国院士、专家及其团队与企业等建站单位为优势互补、合作共赢而建立的长期稳定的产学研协作平台,主要开展发展战略咨询、技术联合攻关、人才培养和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的合作。

图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国法、中国科学院院士郝跃正式签约入驻两江新区院士工作站。 钟欣 摄图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国法、中国科学院院士郝跃正式签约入驻两江新区院士工作站。 钟欣 摄

  重庆市科学技术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重庆自2010年开展院士专家工作站建设,截至2017年底,已建成重庆市级院士专家工作站62家,共计柔性引进院士148名、专家418名,互派锻炼人员1740名,培养高层次人才552名。

  “引进人才不一定要为我所有,而是要为我所用。”姚建铨告诉记者,作为科研工作者,看重的是“在哪里能发挥自己的最大作用”。城市在招才引智时,细化政策才能实现精准引才。他强调,“不一定要把人才拴住”,尊重人才才能留住人才。

  早在2013年,磁学与磁性材料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都有为就成为重庆科技学院院士专家工作站的签约院士。他认为,工作站作为科技成果高效转化器,是推进产学研结合的好模式。他建议,城市在建设引才引智平台时,应和地方产业经济相结合,“因城施策”,发挥最大价值。

  记者了解到,国创会是集人才、智力、技术、项目于一体的国际性交流合作平台。当天,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国法、中国科学院院士郝跃正式签约入驻两江新区院士工作站。他们将带领科研团队,为两江新区智慧城市产业带来国际前沿的科技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重庆两江新区是中国内陆首个国家级开放新区。当前,该区正从智能制造、数字经济、科技创新、智慧城市等方面入手,推进智慧两江建设。截至目前,两江新区管委会院士专家工作站先后引进和联系服务过20名院士专家,辖区企事业单位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14个。到2020年,两江新区将投入100亿元,力争形成具有全国领先水平的智能产业体系,建成国内一流的智能产业集聚区、全国智能制造示范引领区。

  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应总统要求辞职!

  海外网11月8日电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71岁的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应总统特朗普要求辞职,立即生效。

  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感谢塞申斯多年来的服务,祝他好运!马修·惠特科尔(Matthew G. Whitaker)将会成为代理司法部长,之后会提名司法部长的新候选人。

  谁会是塞申斯的继任者?

  据《华尔街日报》早前报道,特朗普曾表示,可能的继任者有已经退休的联邦上诉法院法官贾尼斯·布朗(Janice Rogers Brown)、交通部门法律顾问史蒂文·布拉德伯里(Steven Bradbury)、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尔(Alex Azar)、副国务卿约翰·苏利文(John Sullivan),以及在老布什总统时期担任司法部长的比尔·巴尔( Bill Barr)。

  塞申斯为何走人?

  据美媒早前报道,因为塞申斯在“通俄门”一事的调查上,总是采取回避的态度,这使得特朗普和他之间逐渐产生了矛盾。特朗普经常谴责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是出于政治动机的“政治迫害”,并指责塞申斯没有对民主党人这种轻率、不明智的行为做充分调查。

  特朗普在8月接受福克斯新闻的采访时曾表示:“我给他这份工作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忠诚,他从一开始就支持我。但现在,让我感到遗憾的是,他并没有真正控制司法部。”

  特朗普的一系列言论也引发塞申斯的不满。为此他还曾专门罕见地发表了一份声明中称:“虽然我身居司法部长之位,但司法部的行为绝不会受到政治因素的不当影响。在工作中我只以最高标准作为要求,如果不能满足,我就会采取行动。”

  他把鹦鸽带成“戏精” 7分半钟表演惊呆评委重庆杂技团魔术《幻影飞鸽》斩获中国杂技最高奖 23岁表演者李南江讲述训鸟的精彩故事

李南江表演的《幻影飞鸽》涵盖多种魔术表演形式。 上游新闻记者 胡杰 摄

  渝中区观音岩七星岗一带总是车水马龙。喧嚣,在走进中山一路159号后消失了。这栋老式楼房是重庆市杂技艺术团办公地,安安静静,散发着历史味道。

  从一楼开阔的杂技排练厅穿过,一扇小门背后,有间不算宽敞的训练室。这是23岁魔术师李南江的“地盘”。至少有半年时间,他在此与几只鹦鹉、鸽子相伴。鸟儿们的配合,帮助他凭借魔术《幻影飞鸽》摘得第十届中国杂技最高奖金菊奖,实现重庆在这一奖项上零的突破。

  问鼎中国魔术巅峰归来,这位95后“玩鸟少年”依然沉默少言,开着电动车往来于嘉陵江上的大桥,车上的笼子里,住着最心爱的小鸟……

  训练小鸟就像带小孩

  训练室藏在办公楼深处,曲径通幽,早上9点,李南江一个人待在里面。嘴里轻轻发出声音,面前一只罩着蓝布的鸟笼里,小鸟啁啾,似乎在与他呼应。他不时从一个小罐子里抓出几粒小米,刚送到笼口,便有小鸟跳跃着前来,毫不客气吃进肚里。

  鸟儿很快吃饱,他轻抚几下鸟背,送它们回到笼里,动作满是爱意。23岁的少年头发染成棕黄,衬出皮肤白皙,腼腆地笑着,新鲜的全国大奖似乎没有在他脸上写下骄傲,“已经是过去时了嘛,每天还是带着它们骑车过江来上班,跟往常一样。”

  他对鸟儿的细心与爱,也一如往常。小小的训练室有两扇门,除了与杂技厅相通的前门,通往纯阳洞一侧还有个后门。两扇门关上会让小屋不太通风,但只要有人进来,李南江便习惯性地把门带上,“这一带流浪猫不少,鸟儿们的安全可大意不得。”

  要让鸟儿们在舞台上完美配合,一切得从培养感情做起。今年春节后准备《幻影飞鸽》,李南江一共养了10只鸽子5只鹦鹉。“它叫‘蛋黄’,刚出生就被我买回了家。”他拉开笼,伸出手指,一只奶气十足的小鹦鹉跳了上来,“那时它连自己啄食都不会,我真是手把手伺候,像它妈妈一样。”

  雏鸟无法自己啄食,李南江想了个办法,将饲料用水泡软再投喂。他每天还花很多时间跟它们说话、玩耍。“像自言自语,但我相信它们有感应,越来越黏我,我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出羽毛,从起初灰扑扑的外表蜕变成漂亮的嫩黄,有种养孩子的欣慰。”

  鹦鸽同台创魔术奇观

  “鸟笼不利于培养感情,所以条件合适我都会让鹦鹉走出限制,停在手臂、手指上,习惯了和人亲近,它们便不再怯场,我甚至带着它们跟朋友聚会,它也可以厚着脸皮赖人家身上。”

  人与鸟的这份信任让魔术节目《幻影飞鸽》得以完成。7分半左右的表演里,不仅有独创的、中外魔术界从未表演过的出鸽形式,还有国内魔术界已多年未见的鸽子、鹦鹉联合表演。

  “鸟儿参与的魔术并不少见,但鹦鹉与鸽子联袂表演已很久没有过了。”重庆市杂技团魔术队队长周昌容说,72岁的她以返聘身份发挥余热,设计节目冲击金菊奖之初,她就很看好李南江,“他本身喜欢和鸟耍,有过变鸽子的基础,我们觉得他也能完美驾驭鹦鹉。”

  除了有基础,周昌容更看好李南江的性格优势。“2011年进团时他才16岁,来报考杂技团魔术队时,团里让‘魔术大王’刘树正老师和我把关,当时他腼腆、单纯、老实,尤其表现出勤奋好学的特质,后来久了我发现,他真是能静下来学东西的孩子,喜欢钻研魔术技巧。”

  李南江却说,接到任务时感觉是很大挑战,“鸽子性格‘爱静',它们也不需要完成什么指令,表演起来相对简单;鹦鹉不同,更加活泼,而且需要配合我的命令完成一些魔术动作,尤其还要它们同台表演,难度不小。”

  最后的舞台呈现堪称奇观——李南江一个漂亮的响指,红丝巾瞬间变白,接着折扇“刷”一下打开,忽然飞出一只鹦鹉;继而又有一块黑色绣布上,闪现一枚蓝色小球熠熠发光,小球突然从绣布跃出,跳到李南江手中,再顺势跳上肩膀,小球闪烁到胸口的项链时,两只鸽子从球中振翅飞出,翩然扇动白羽,此时,小鹦鹉也加入进来与鸽子共舞……

  突破才能给舞台添彩

  “鹦鸽同台还不是最神奇的。”周昌容介绍,李南江最让人惊奇的,是他从小养到大的“蛋黄”完成的“跑全场”,“大多数鸟类魔术中,鹦鹉都只会从魔术师手中跑到肩膀上,我们让鹦鹉一口气从左手跑到肩膀,再一溜烟跑到右手,并顺势跳进鸟笼,惊呆评委。”

  “金菊奖”评委表示,《幻影飞鸽》获得金奖实至名归,“它涵盖多种魔术表演形式:悬灯变鸽,鹦鹉悬空乃至增加鹦鹉、鸽子的变出数量,都是难能可贵的创新点。”

  为什么要创新设计高难度动作呢?“如果只重复前人做到的,只表演大家都有的,那么魔术只会停滞不前,舞台没有新意,观众也不感兴趣,我更喜欢不断突破,去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李南江说。

  本报记者 赵欣

  赵欣

原标题:[武汉长江大桥建成60周年]“中国桥”的故事:“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今天,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要讲一个长长的故事。故事的最长物理距离,目前已达到长长的55公里;而故事的时间跨度,即使保守统计,也长达14个世纪之久。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做“中国桥”。

既然是故事,就少不了开场诗。长安君认为,在举国共贺“中国桥”的骄子之一——武汉长江大桥甲子之寿的今天,再也没有什么诗词能比毛泽东同志创作的《水调歌头·游泳》更合适了: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璧,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确,站在故事的此端向彼岸眺望,即便是神仙,也会被今日神州惊得目瞪口呆。让我们从头说起。

历史中的荣光

桥是建筑,也是文化,既要有历史意义,更要有实用价值。回溯千年,“中国桥”在世界桥梁史上曾长期经历着“独孤求败”般的“高手寂寞”,在漫漫历史长河中独占绝巅、俯视万千后辈。

相信自隋唐以来,每名国人在其人生的某个时刻,都有机会邂逅一座叫做赵州桥的石桥。这座完工于公元615年,被誉为目前世界上最古老、完好的大跨度单孔敞肩坦弧石拱桥的“桥坚强”,历尽1400余年的风吹雨打、冰侵风蚀和8次地震,仍安然无恙地巍然挺立于洨河之上。近1100年之后,欧洲最早的敞肩拱桥在法国和卢森堡出现。也就是说,在欧洲这两位小伙伴诞生之前,赵州桥已经苦苦守望了将近11个世纪之久。这是何等的风光无限,又是何等的孤独寂寞!

其实,历数近代以前,能够在世界桥梁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又何止赵州桥呢?

始建于公元816年的江苏苏州宝带桥,是现存最早、桥洞最多的联拱石桥;

始建于1102年的山西晋祠鱼沼飞梁,是现存最早的十字桥;

始建于1170年的广州潮州广济桥,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

诸如此类的栗子,不胜枚举。

是的,在故事的上段,“中国桥”绝对是如梦似幻、传奇般的存在。名动古今的赵州桥们,在世界桥梁的漫漫发展进程中,确曾长期一枝独秀、一骑绝尘。

倔强中的奋起

故事总有起伏。明清以降特别是18世纪以来,作为曾经的领跑者,“中国桥”却不知不觉间将千百年来积累的荣耀一一让出。当往昔的火种熄灭,“中国人没有能力修桥”似乎成为了工程行业的新常识。

然而,华夏衣冠未曾断,辉煌自有后人续。故事的中段,是中国桥梁人的奋力追赶。

就在毛泽东同志提出“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设想一年之后, 1957年10月15日,被誉为“万里长江第一桥”的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60年前的桥梁建设者们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手中将诞生怎样一幅璀璨的作品,但他们一定在冥冥中感受到了历史的目光。

且不说大桥的设计有多么科学合理,也不说大桥的建造有多么精益求精,单是一则“体检报告”,便能看出这座汇聚了举国之力、凝聚了无数前辈心血的大桥,是多么的出类拔萃。武汉铁路局日前发布的养护“体检报告”显示:虽然目前日均通行300列左右列车,往来10万余辆汽车,但武汉长江大桥全桥无变位下沉,桥墩可承受6万吨压力,可抵御10万立方米流量、5米流速的洪水,可抗8级以下地震和强力冲撞,24805吨钢梁、8个桥墩无一裂纹,无弯曲变形,百万颗铆钉没发现松动,全桥无重大病害。走过60年风雨,历经77次撞击,大桥仍在壮年。据报道,武汉长江大桥的使用寿命,将远超其100年的设计寿命,并有望延长至150年。

武汉长江大桥,当然不是建国以来桥梁建设的全部。时至今日,仅在长江干流上,便先后有135名“小兄弟”与武汉长江大桥守望相助;而放眼全国,一座座大桥早已翻山越岭,穿江过海,变昔日天堑为今日坦途。

超越中的辉煌

“纵观世界桥梁建设史,上世纪70年代以前要看欧美,90年代看日本,而到了21世纪,则要看中国”。这,已是世界桥梁建筑领域公认的观点。

其实,故事讲到今天,“中国桥”早已不需与他人较一日之短长,她早已用一座座的工程奇迹,完成了对自我的迭代更新,实现了对同行的追赶、超越。

此前,媒体曾梳理过我国在桥梁建设方面的显著成绩,列出了我国在桥梁建设方面的多宗“最”:桥梁数量最多、桥梁跨度最大、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跨度最大的公铁两用桥、首座公铁两用跨海大桥、世界最长的高铁桥、世界跨径最大钢拱桥、世界第一高悬索桥……

而其中最令人惊叹的,无疑是预计于今年年底通车的港珠澳大桥。这座全长约55公里的大桥,已在很大程度上刷新了人们对桥梁长度极限的认知,并将“中国桥”提升到了一个国外同行更加难以企及、难以超越的高度。

当然,港珠澳大桥的建设绝非一帆风顺,而是充满着压力、困难、和挑战。前不久,一则“老外漫天要价,成就中国超级工程”的微博在网上疯传,讲的是大桥设计团队因不愿接受国外某公司开出15亿元的天价咨询费而自力更生,不断攻克技术难关、取得多项专利,最终使大桥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国产桥”。

这座中国建设史上里程最长、投资最多、施工难度最大的跨海桥梁,在两年前已被英国《卫报》赞为“现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据悉,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的最后一段路面已于14日开始铺装。届时,当它建成通车时将会绽放怎样的异彩,值得你我每一个人期待。

这个始于赵州桥,承于武汉长江大桥,延于港珠澳大桥的故事,就是“中国桥”的故事。智慧与光荣、倔强与奋起、梦想与辉煌,是这个故事的旋律。

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曾经说过:从一座桥的修建上,就可以看出当地工商业的荣枯和工艺水平。从全国各地的修桥历史,更可看出一国政治、经济、科学、技术等各方面的情况。

所以,“中国桥”的故事,除了是桥的故事,又何尝不是中国故事的一个剪影或侧面?桥梁事业飞速发展的背后,离不开国力的迅速提升、技术的飞速发展。

从某种程度上讲,桥梁建设速度的加快、跨度的加大,其实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节奏加快,实现中国梦过程中的步幅加大。“中国桥”,一头连接的是我们的灿烂历史,另一头连接的,则是我们的辉煌未来。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当下中国故事的参与者、讲述者、传播者,也都是这个圆梦时代的见证者、亲历者、创造者。

千百年前的先人,在留下引以为傲的历史文化遗产赵州桥的同时,也为我们留下了汉唐雄风、大国威仪;

60年前的先辈,在打造使用寿命远超设计寿命的“万里长江第一桥”的同时,也为我们筑牢了强国根基、大国担当;

当下的祖国建设者,在筑就素有“桥梁界的珠穆朗玛峰”之称的港珠澳大桥的同时,也在为我们追求着神州梦圆、大国复兴;

那么,今天的我们,又能为后人留下什么样的桥梁,又该为他们留下哪些无愧于当今这个美好时代的成就?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我们的回答是:今天的我们,正在搭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圆梦之桥”,正在开启一个全新的、更加辉煌的圆梦时代!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