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美媒:中俄高超音速武器发展迅速 美国急寻对抗之法

参考消息网4月14日报道 美媒称,导弹防御局局长在参议院拨款小组委员会4月11日的听证会上说,他希望五角大楼改进其传感器,以对抗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新导弹技术。

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4月11日报道,当参议员理查德·德宾(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民主党人),就导弹防御局是应该用40亿美元(约合251亿元人民币)来打造一个新的传感器层还是在新的东海岸导弹防御基地用40亿美元来应对伊朗未来潜在的威胁这两件事提问塞缪尔·格里夫斯中校时,他毫不动摇地支持研制新的传感器。

格里夫斯在参议院防务拨款小组委员会上说:“我们必须改进传感器层,就是这样。”

报道称,美国导弹防御局一直主张向太空部署传感器层,以应对美国的对手目前正在研发的越来越尖端的导弹技术。太空传感器将试图填补美国国防部目前运行的地面传感器层内的空白。

在听证会上,格里夫斯表达了对高超音速导弹的担忧,这种导弹的速度至少是音速的5倍。

“高超音速威胁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它即将到来……(俄罗斯和中国)完全具备这种能力只是时间问题,”他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技术会渗入太空领域。”

但是,格里夫斯说,防范这种威胁的第一步是采用更好的传感器。

格里夫斯说:“面对这些机动威胁,你必须从出生到死亡都拥有监督权。此外,如果采取更复杂的反制措施,这些威胁将导致我们的防御系统陷入混乱,因此维持监督权的能力变得更为重要。”

2017年11月,中国媒体称,新型东风-17导弹进行了两次试射,该导弹装备了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HGV)。据“外交学者”网站报道,这种导弹能够携带核弹头和常规弹头,而且可能能够携带机动再入飞行器,而不是HGV。

格里夫斯说,即使有更好的传感器部署到位,防御高超音速导弹的其他挑战仍然存在。

格里夫斯说:“一旦你开发出一种可以接受的强大传感结构,那么等式的另一边就是拦截器。我们是否需要一个新的更快拦截器来对付高超音速威胁?”

报道称,为应对高超音速导弹技术日益增大的威胁,美国导弹防御局要求在2019财年拨款1.2亿美元(约合7.55亿元人民币),用于高超音速导弹防御。虽然这在导弹防御局99亿美元(622.63亿元人民币)的预算中只是很小一部分,但这是该机构为这一领域提供的资金增幅最大的一次。在2018财年,国会批准为导弹防御局拨款7530万美元(4.73亿元人民币),用于研发一种能力,以对抗高超音速滑翔载具和常规快速打击武器。

原标题:湖南男子涉同时与多名女子恋爱诈骗一百多万,此前曾两次入狱

红网时刻4月13日讯 “我在跟前妻离婚,我存折上有钱,你的钱我只是用来周转一下……我可以帮你前夫解决工作调动问题,需要一点公关费用……”靠着能编能造的技俩,男子段某在2015年第二次出狱后不久,就以恋爱为由,同时结交多名女性。截至2018年3月案发时,段某在这些“女友”们身上骗取钱财共计100余万元。 2018年4年12日,(湖南)株洲市茶陵县人民检察院对段某涉嫌诈骗罪依法批准逮捕。

2015年,段某认识了陈女士,到2018年3月两人一直保持男女关系。期间,段某以买车送给陈女士钱不够、自己要开酒店钱不够等为理由从陈女士及其父母手上骗取钱财三十余万元。

2016年左右,在与陈女士谈恋爱期间,段某认识了崔女士,谎称自己是做工程的,与其交往。截止2018年3月案发时,段某以要添置家具、可以帮崔女士解决其前夫工作调动的问题等为理由从崔女士手里骗取钱财近十万元。

2017年2、3月份,在与陈女士和崔女士保持恋人关系的同时,段某在珍爱网上认识了陈小姐。在网上,段某谎称自己是退伍军人,现在是工程老板,陈小组对其信任不疑,不久便和其确认了恋爱关系。截止2018年3月案发时,段某以投资款不够等多种理由,共在陈小姐处骗取钱财70万左右,其中含贷款和套现。

“据查,被段某所诈骗的女性至少有5名,具体被骗人数还在进一步查办中。”该案办案检察官介绍说。检察官提醒:防人之心不可无,在与人交往过程中,不管是趣味相投的陌生人,还是自认为对其已很了解的“恋人”,当对方提出借款等涉及财物要求时,则应留个心眼,通过不同渠道了解核实对方身份,以免如同本案的被害人一样,被花言巧语蒙蔽,最终蒙受财产损失。 

来源:红网

原标题:巴卫生部:巴以军民冲突致至少30名巴勒斯坦人受伤

中新网4月13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巴勒斯坦卫生部发言人阿什拉夫∙卡德拉向卫星通讯社表示表示,巴勒斯坦抗议者与以色列军人在加沙地带边境爆发冲突,导致至少30名巴方人员受伤。

卡德拉说:“加沙地带边境巴以军民冲突导致至少30名巴勒斯坦人受伤,其中一人在南部城镇汗尤尼斯遭受重伤。”

3月30日,巴勒斯坦人开始名为“伟大回归行进”的大规模反以色列抗议活动,他们计划将该行动持续至5月中旬。抗议旨在对中东冲突的核心问题给予关注,即巴勒斯坦人的命运。

原标题:希腊一架幻影战斗机坠毁 飞行员死亡

新华社雅典4月12日电 希腊雅典通讯社12日报道说,希腊空军一架幻影战斗机当天在希腊斯基罗斯岛附近海域坠毁,飞行员死亡。

报道援引希腊军方消息称,当天中午,这架幻影2000-5型战斗机在斯基罗斯岛东北约14公里处与指挥系统失去联系。军方说,事发前,这架战斗机与希腊空军另一架战斗机在爱琴海上空对土耳其军机实施拦截。

事后,希腊国防部长帕诺斯·坎梅诺斯通过社交媒体宣布这名飞行员死亡。

坠机原因目前尚未公布。军方称,坠毁军机的飞行员飞行经验丰富,事发时天气状况良好。

多年来,希腊与土耳其在爱琴海有关岛屿归属及领空领海划分上存在争议。据报道,近来双方飞行巡逻有所加强。

文 | 品途商业评论

大概是在国务院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人们的健身热情日益高涨,庞大的健身人口为健身行业带来了巨大需求,体育产业成为绝对风口。也正是在此风口之下,健身市场呈稳健增长态势。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健身房市场规模已达900亿元。据预测,2020年将有望达到1230亿元。

在整个行业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健身房也正历经转型变革。许是消费升级对于健身行业提出更高要求,原本就饱受诟病的传统健身房更加弊端凸显,而重新定义健身行业的智能健身房逐渐成为市场新宠。

横行数年的旧模式竟轻易被新兴事物击溃,未来又是否会走向凋亡直至取而代之?全民健身正热,健身房却危机四伏。

互联网冲击下的传统模式面临大考

这些年来,健身行业陷入了怪圈,各种差强人意的消费体验步步瓦解着用户残存的信赖,同时也将潜在消费者无情地拒之门外。年卡会员、私教推销、到店关门、跑路风险…每一点都直指传统健身房的差劲与不堪,但这些似乎又不能完全构成传统健身房遭受威胁的理由。

在这个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智能化”概念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也让人们看到了更多可能性,包括在健身行业的应用。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曾公开表示,要通过科技创新提高体育产业发展质量,显然,传统健身房并不具备。

首先,获客层面。提到健身房,耳边总响起熟悉的吆喝声——“帅哥美女,游泳健身瑜伽了解一下啊”,这就是传统健身房惯有的推销手法,扎堆的推销人员占领地铁站、公交站等公共场所,洗脑式疯狂输出,但笑脸相迎得到的却多是置之不理,抑或敷衍了事。如此高的人力成本、时间成本,最终收效甚微。现如今,我们身处互联网时代,流量都在线上,有效地利用互联网优势实现高频低成本获客才能事半功倍。这一战,传统模式完败。

再者,约课方式。传统健身房一般晚间设有团课,瑜伽、舞蹈、基训等等,遇上稀缺课程则需要和健身房端提前联系预定,这里就涉及到约课程序。不同于新型智能健身房的线上系统一键搞定,传统健身房多仰赖于微信、QQ等社交软件,如此方式一方面不能确保是否遗漏,另一方面用户不能直观的看到课程,造成不便体验。

另外,管理缺失。传统健身房的年卡一经售出,服务质量及体验感受都会大大下降,基本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纯粹依靠自主练习,而以互联网玩法为基础的新型健身房以基本实现全程数据跟踪,包括进店次数、体测报告、卡路里消耗等等,形成用户专属健身档案,以供随时监测,加强自我管理。

还有,功能不便。传统健身房多采用前台“签到”的方式进店,会员需要亮出健身卡,服务人员刷卡继而拿上更衣柜钥匙才可进入。在新型健身房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用户只需到店“刷脸”,使用佩戴健身手环便可按需解锁任一设备、随意挑选心仪位置的更衣柜、智能控制淋浴,专人专属,安全可靠。

当然,两者之间的优劣远不止此。与其说传统健身房是受限于自己,不如理解为其已被时代所抛弃,可以预见的是,变革之路势在必行。

线上平台转攻线下也并非坦途

传统大军正积极突破局限,寻求智能化转型的同时,还有另一拨依托互联网的流量平台也在大举进军线下,比如Keep。

就在日前,keep在北京华贸开启了首家线下门店Keepland,其定位是跳脱出对传统健身房的认知和限制,希望构建一个全新、更酷的运动交互的空间。比如当你在商场等女朋友逛街的时候,不是去喝杯咖啡,而是去Keepland训练一个小时。Keepland采用按次售课的方式,包括燃脂、塑形、瑜伽等课程,每节课1个小时,售价59元或79元。

其实说白了Keepland就是一线下健身房,但Keep内部不允许说“健身房”三个字,如果谁说了就会罚微信红包。如此介怀,keep对于线下转型似乎并不是那么胸有成竹。

毫无疑问,Keep算是国内健身运动工具类产品中的佼佼者,无论是知名度还是体量。去年8月,Keep高调宣称注册用户数突破1亿,这也是国内首个用户数破亿的运动app。时至今日,累计用户已突破1.2亿。

细思Keep寻求转型背后,无非是当下互联网公司们的共同归宿,在经历了流量长跑后面临变现,但是用户留存较差导致黏性过低,线上盈利难题倒逼它往线下走,可带着大流量进场的Keep转型路似乎并不会顺畅。

再加上2017年是健身市场爆发的一年,以觅跑、公园盒子等为代表的共享健身仓随着共享经济大潮席卷而来,以乐刻、光猪圈等为代表的智能健身房也在“互联网+”的风口下接踵而至。眼下,Keepland的开局就面临前有饿狼后有猛虎的境地,想要突围实属不易。

而从健身房本质来说,线下健身房是一个重资产行业,成本极高,动辄数十万一台的健身设备,成本比例扩大。Keep的线上是比较容易聚合用户,而到了线下用户则比较分散,从线上切入线下究竟能获取多少份额还是得看资金投入,否则盈利也成空谈。

论跳出乱象的正确解决方案

显然,无论是传统模式面对智能化的责难,或是互联网品牌转型线下的盈利难题,这两个细分模式都存在一定问题,健身行业究竟该如何发展才能跳出乱象,走向规范有序?

这里其实和零售业是共通的,新零售概念当道的今天,各大电商都在发力线上线下打通,然而线上平台起家的没有选择从零开始着手线下门店,而是在去年与共同启动线上线下联动的促销活动“8.8购物节”,实现包括联合促销打通双方用户群体,通过线上线下门店的相互渗透实现互通,试点部分库存商品共享,在供应链和后台技术方面进行了更深度的融合。如此一来,京东与沃尔玛的合作实现了业务落地,接力沃尔玛的资源快速全球化,还有利于强化供应链,强化商超类产品的价格优势;而对于沃尔玛来说,此前在中国市场的电商发展并不顺利,通过京东借力发展了中国区电商业务,这笔账怎么算都是双赢。

试想当初京东若凭一己之力发展线下,开店、扩张、下沉…何时才能与苏宁之类拥有线下优势的对手相抗衡。健身行业也一样,因其重资产属性,需要大笔资金投入,线上平台转型也不可能替代传统健身房,最现实的来说,开一个门店需要多少钱,覆盖一条街道需要多少钱,扩张新的城市又得多少钱。

如今的健身房越来越强调以用户需求为导向,最终还是要落实到便利性。类似于一兆韦德、威尔士这样的大型健身房是拥有了足够的品牌知名度,但多为动辄几层楼的大型场馆,散布密度却是远远不够的,试想作为用户你是否愿意花大把时间往返于健身房和家之间?这里就凸显了新兴模式的优势所在,主攻高密度小型健身场地,让健身房如便利店一样随时随地可见。可惜的是,对于很多新兴品牌来说还是卡在了资金上。

与其从无到有,不如互相借力。未来健身行业的发展趋势不应再是互相对抗、势不两立,而取长补短,走向传统和新兴的融合才是正道。

“时代在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跟你说”,张泉灵的这句话用在当下的健身行业一样合适,未来已来,变革刻不容缓。